机器替代人:珠三角新招求解民工荒
发布时间:2010-2-23 14:23:08


一个月前,王飞踏上列车,从东莞返回湖南老家。往年,他往往被老板扣压一个月工资,今年老板提前支付了1000块钱,并承诺:“节后每带一个人,奖金不少于200元。”

2月21日,他已经返回东莞。不过,他只带回一个人。

根据节前东莞市劳动部门数据,十万份调查问卷中,有百分之十一的人选择春节后不回东莞。

“内地红火的房地产建筑业吸住了农民工。” 王飞表示,现在内地建筑业月收入稳过2000元,而在东莞普工一月只有1400元左右。

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主任张宝颖介绍,仅广州加工制造业、现代服务业、传统服务业等三大行业,缺工量预计就达15万。深圳市今年预计缺80余万普工。

“订单最多企业已经排到2010年5月份。但超过一半企业缺工。”东莞市纺织服装行业协会会长陈耀华说。

初步统计,珠三角目前用工缺口达200万。有“农民工司令”之称的张全收是深圳全顺人力资源开发公司老板,张说,就连中西部很多城市也缺人了。

新生代农民工结构变化及内地城市吸引就近就业,民工荒已蔓延至传统大量劳动力输出地的中部大省。

机器替代人三波高潮

“现在必须委托劳务派遣公司和政府劳动部门帮忙招工。”东莞市南森工艺礼品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沈晖抱怨。

“缺工现象严重影响了珠三角企业经营。”香港驻粤办主任郑伟源说,挽留农民工成为目前在粤港企头等大事。

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中国进出口已经恢复到2008年同期水平。但是否中国外贸已“完全复原”?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国际经贸学院副院长易行健表示,目前中国外贸复苏主因是西方“补库存”。“经过一年多库存消化,预计国外买家今年会新增订单。但由于居高 不下的失业率,世界经济复苏的不确定性使得订单波动性较大,企业也不敢供养大量工人。”沈晖表示,“所以我们尽量使用劳务派遣公司派来的工人外,也尽量减 少制造环节对人工的使用数量。”

为解“用工荒”,2008年,沈晖把传统流水生产线改成先进的“CELL-LINE”。“大队人马共同作业改成了单元式的生产小组,这样不会因为一个人效 率降低而影响工作进程。过去流水线上6.5个小时才完成的产品现在只要1.5小时即可完成。”沈晖说,厂里1400人干的活现在900人就完成了,一条生 产线就节约了将近500人成本。

“供求结构失衡导致用工成本上升,企业就会核算,到底是购买机器还是购买劳动力划算。第一波是在21世纪初出现民工荒之后,部分劳动密集型企业开始增加机械设备减少岗位。”

在沈晖看来,机器替代人的第二波来势更猛——在2008年正式开始实施新《劳动合同法》之前,很多企业在做企业财务预算时,又在机器和劳动力成本上进行详细的核算。

“新《劳动合同法》实施之后,不仅增加了劳动力成本,也增加了企业的用工风险。”沈晖表示,2008年后,他在生产线上增加了两套设备,替代了大约50名劳动力。

“为应对‘用工荒’,通过购买机器来替代人,在企业界是个普遍现象”。沈晖表示,珠三角正在经历第三波机器替代人的高潮。

“一个人顶过去五十多个人”

“第三波来势更猛。”沈晖认为,“虽然购买机器一次性付出很高,但是从持续性上来讲,机器稳定,超负荷运转不用考虑加班工时限制以及社保等。”

随着劳动力成本的提高,沈晖2009年底又投入3000万元,新近购买了一批包装机械,一套设备就把礼品的装箱、包装等环节都囊括了。

东莞市外经贸局一位主要负责人表示,为解“民工荒”难题,东莞市政府今年将用好10亿元加工贸易转型升级专项资金,鼓励企业引进先进设备,加快传统技术改造。目前,通过购买机器已经成为珠三角企业应对用工荒的主要措施之一。

东莞大朗镇是国际毛织产品研发、生产、集散的中心之一,以大朗镇为中心的产业集群聚集了近万家毛织企业,毛衣年销售量超过12亿件,被称作“世界毛织之都”,从业人员数十万人。

在前几年“民工荒”初露端倪时,大朗镇开始改造八十年代引进的设备。

“面对缺工,大朗主要是鼓励毛织企业引进数控织机代替传统机械织机以减少用工。2005年大朗镇数控织机总量不足1000台,2008年增加到4800台,总投资15亿元;2009年全镇数控织机已经超过6000多台。”

22日,大朗镇副镇长覃春表示,大朗镇毛纺企业对引进先进设备改造技术表现非常踊跃。大朗已成为全世界使用数控织机数量最多、最集中地方。

“以前这些机器主要从德国和日本进口。目前大朗已经有三家数控织机企业,其中大约80%销售给大朗客户。” 覃春表示,一台数控织机可以替代8名工人,而如今一个工人就可以控制6-8台机器。这样算下来,每台机器就相当于节约了50多名工人。大朗引进的6000 多台数控织机也就节约了30多万名产业工人。

“这些电脑编织机每台30多万元,我们已引入一千多台。通过技术升级,我们仅织造这一工序就节省了85%劳动力。”东莞市颖祺实业有限公司行政总裁曾天仁 22日表示,该公司拥有500多台先进的电脑编织机,不仅大大提升了产品的质量和数量,节约了劳动力成本,还使普通毛衣的价格从原来的3美元涨到5美元。

东莞市毛纺织行业协会副秘书长叶建华称,目前大朗多数毛织企业主要使用价格为1000多元的手摇织机,还有部分价格为几千元的电动织机。在编织普通毛衣方面,电脑编织机一般是传统织机效率的4倍。

“政府也鼓励企业引进先进设备。大朗镇毛纺企业对引进先进设备改造技术表现非常踊跃。一台电脑编织机可替代二三十名工人,这也是缓解目前用工压力的好途径。”叶建华表示。

“民工荒”助推最低工资标准

东莞市劳动部门表示,东莞缺工最严重的是电子、家具、制衣、玩具等劳动密集型企业生产线上的普工。

“以前缺工多数是一些制衣厂、电子厂等简单加工型企业,而且企业一招就要数百上千人。今年加工制造业、现代服务业、传统服务业等三大行业,缺工最为严重。”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张宝颖分析。

而根据深圳市《2009年第四季度劳动力市场供求状况分析》,排名前十大行业的招聘单位数与上年度同期比增幅均实现了大幅上涨,尤其以电子、汽车、物流、商贸等行业涨幅突出。

“物以稀为贵”。为解“用工荒”难题,沿海已在着手提高最低工资标准。

从今年2月1日起,江苏省各地均以超过12%的增幅上调最低工资标准。与此同时,上海、北京、浙江等地也表示将在2010年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广州最低工资标准为860元/月,东莞市最低工资标准为770元/月,而深圳最低工资则分为特区内1000元/月,特区外900元/月。在广东两会期间,多名政协委员建议广深地区的最低工资标准应提高到1450元。

今年东莞最低工资标准要适当上调。今年深圳也将上调最低工资标准。

“普工工资已经涨了10%-20%左右。”东莞智通人才市场透露。

“提高工资找到了工人,但是企业还面临着人民币升值、原材料涨价等压力。”沈晖为此而左右为难。 (本文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钟良)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链接:http://media.163.com/special/007625CB/21sjjjbd.html

深圳众为兴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专注于运动控制产品的研发、制造和服务。作为中国领先的运动控制解决方案提供商,我们致力于为广大设备厂商、终端用户提供整体的运动控制解决方案,进行持续创新,并以个性化、定制化的产品去满足行业用户的特定需求,为客户创造最大价值。公司在国内领先的运动控制平台上,形成了运动控制、电机驱动、数控应用控制系统、工业机器人四大产品体系,广泛应用于:3C行业、工业机器人、数控机床、印刷包装、纺织印染、金属制品等行业,成为运动控制行业应用领域的代表性品牌,其中,植毛钻孔机控制系统和弹簧机控制系统已成为市场的领导产品,引领行业应用标准。
关注众为兴,扫描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推荐产品